于正、郭敬明道歉背后:影视圈156人抵制抄袭始末

时间:2021-01-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本报记者任晓宁北京报道 12月26日晚,浙江卫视播完《大江大河2》后,本应接着播放的《我就是演员3》临时延期,换了一部纪录片接档。

21日,《我就是演员3》导师之一于正,因抄袭问题被影视圈156位编剧、导演、制片人实名抵制。节目延播是否因为于正,目前尚无确凿定论。一位参与抵制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背后利益相关很复杂,但至少说明我们的抵制起到作用了。”

被抵制的不仅是于正,还有郭敬明。于正和郭敬明都是影视圈知名人士,近期均在热门综艺担任导师,屡上热搜,他们还有另一个共同的身份:都曾被法院判决抄袭,却不向被抄袭者道歉。

“这样的‘文贼’在网络平台、电视台被捧为导师,让他们贩卖‘成功学’,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对青少年树立了非常坏的榜样。我们郑重呼吁,立即停止对这些‘劣迹从业者’的宣传炒作,对相关节目做出修改调整。”抵制公开信中,156人呼吁,抄袭剽窃者不应成为榜样。

12月31日上午,郭敬明在被法院判决抄袭15年后,终于站出来道歉。同一天,于正也终于发声向琼瑶道歉。于正担任导师的《我就是演员3》是否会受到影响?记者向浙江卫视及播出《我就是演员3》的网络平台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询问此事,截至发稿均未做出回应。

抵制始末

于正、郭敬明此次被抵制的源头,是影评人谭飞的一条微博。

12月14日,谭飞发微博,“一个靠抄袭起家的编剧在台上振振有词教别人如何演戏,另一个靠抄袭起家的导演在台上振振有词认定不会演戏的小鲜肉未来大有作为……这就是中国影视圈的现状”。当天,于正因《我就是演员3》的犀利点评登上热搜。

当天,于正发微博回应“所谓的同行”称,“你没啥作品公诸于世,整天嫉妒别人,靠骂人来博取眼球不觉得惭愧吗?怨天尤人改变不了现状,你死心吧!”同在当天,编剧汪海林在微博发出《给失足青年于正的七条建议》,其中提到“不要再抄袭了”。

之后,谭飞、汪海林联合编剧宋方金、余飞,分头征集业内意见,12月21日发布公开信《抄袭剽窃者不应成为榜样》,呼吁打击和惩处有抄袭剽窃违法行为的编剧、导演,不给抄袭剽窃者提供舞台,将他们从公众媒体中驱逐出去。公开信署名人士包括白一骢、董润年、高群书、琼瑶等知名编剧。公开信当天晚上发出,第二天上了热搜。

在影视圈,涉嫌抄袭的案例并不罕见,为什么156名业内人共同署名抵制于正、郭敬明?余飞说,“他们两人是真正被法院判定抄袭,并且赔钱,但拒不认错。这在行业里是一个很尴尬的事情。”

“他们在行业里已经‘社会性死亡’的人,在资本和平台上变成了中心人物,变成导师了。”汪海林说。今年下半年,郭敬明担任《演员请就位2》导师期间,力挺没有演技的偶像引起广泛争议,也带动了节目的热度,成为热搜的常客。12月,于正担任《我就是演员3》导师期间,同样成为热搜常客。

发起抵制的人认为,不应该这样,“原创是影视产业和文化建设命脉,对原创和创新打击最大的当然是抄袭行为,但最近平台频频启用郭敬明、于正担任各种嘉宾和导师,于万众瞩目之中进行价值观和技术引导,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余飞说,“热捧这样的人,真不是正道”。

12月21日,共有111名编剧联合签名抵制二人。1天后,名单增加到156名。在公开信中,他们希望平台主动拒绝这些有劣迹且不加悔改的创作人,不给抄袭剽窃者提供舞台,将他们从公众媒体中驱逐出去。

不过,于正、郭敬明二人并不是广电总局规定封杀的劣迹艺人。2014年9月29日,广电总局下发“封杀劣迹艺人”的通知——《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加强有关广播电视节目、影视剧和网络视听节目制作传播管理的通知》,将“吸毒”“嫖娼”行为明确点名,并要求,除电视剧作品外,由“劣迹艺人”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节目、网络剧、微电影等也都被要求暂停播出。通知中,出轨等道德问题则未提及。

广电总局通知发布后,多名影视圈艺人被封杀,其中柯震东、陈羽凡、黄海波、房祖名、张默、李代沫、满文军等,均因吸毒被封杀。黄海波、王全安等因嫖娼被封杀。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赵虎告诉记者,于正、郭敬明事件与广电封杀的劣迹艺人的不同点在于,吸毒、嫖娼等劣迹艺人属于侵犯公共利益,于正、郭敬明侵犯的是原作者的权益,这是个人之间的事。

此次抵制事件爆发,赵虎认为,这已经不是法律上的事,而是更涉及到深层涉及到社会伦理方面的问题。

抄袭往事

无论是于正,还是郭敬明,被法院判决抄袭,已经是多年前的往事。

郭敬明被判决侵权最早。2006年5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认定郭敬明所著《梦里花落知多少》对庄羽的《圈里圈外》整体上构成抄袭,判决郭敬明与春风文艺出版社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在《中国青年报》上公开向庄羽赔礼道歉。一位律师告诉记者,“郭敬明那本书的侵权程度是,看完一本基本不用看另外一本,这种肯定是不合适的。”

于正的侵权案件更加知名。起诉于正侵权的,是琼瑶。2014年,于正的《宫锁连城》播出后被指抄袭琼瑶的《梅花烙》,后遭遇琼瑶方起诉。当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判定湖南经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立即停止电视剧《宫锁连城》的复制、发行和传播行为,于正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五被告共计赔偿500万元。

案件宣判后,琼瑶发微博说,她泪在眼眶,“我只想大声喊一句,知识产权胜利了”。

于正做出了赔偿,但始终未曾赔礼道歉。直到2018年,法院依据判决在报纸上刊登案件内容作为公告,该公告费用33.6万元全数由于正承担,于正将钱交付。郭敬明也始终拒绝道歉。2006年6月,庄羽要求法院对郭敬明“拒不道歉”一事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最终,一中院决定依据生效判决在中国青年报上刊登公告,公告费14000元由郭敬明支付。

郭敬明曾在文章里写道,“我会执行法院判决的赔偿和停止销售,那是出于我对法律的尊重。但我不会道歉。”

法院判决后,于正与郭敬明二人并未受到影响。郭敬明成为知名导演,《小时代》一度引起轰动。于正在法院判决后退居幕后担当制片人,依靠《延禧攻略》再次进入观众的视野,并受到影视圈资本青睐。

“抄袭在行业里是很严重的事情,相当于盗窃,把别人的东西拿走。做了这样的事情却不道歉,行业里会认为职业道德有很大问题。但平台接二连三请他们当导师,很多从业者对这种现象看不下去。”余飞说。他是鉴定抄袭领域的专家,曾与汪海林等人一起组织60位编剧集体诉讼《锦绣未央》抄袭一案,最终胜诉。但2017年,余飞正式退圈了,他当时觉得心灰意冷,“你反抄袭反了半天,不就想得到一个法律上的认定吗?但真被法院判了又能怎样呢?不还是那样吗?”

谭飞愤愤不平的,是二人的不道歉。“如果他们诚心为当年的抄袭行为道歉,向当事人道歉,向受害者道歉,这个篇儿是可以翻过的。但一直就有一种好像法院判错了,就是不服,我觉得在任何法治国家都是说不过去的,”他认为,如果于正、郭敬明正式地向受害人道歉,向公众道歉,“大家也能谅解,因为你们又不是十恶不赦之徒,也没人会把你们怎么样。”

赵虎告诉记者,尽管法院有判决,但赔礼道歉是个人行为,“法律总不能把人的嘴撬开道歉”,他们可以选择道歉,也可以选择不道歉。同样,如果因为不道歉而被抵制,也是个人的选择。

于正、郭敬明二人此前拒不道歉的行为,一个比较坏的影响是,“其他人看到可以不赔礼道歉,也跟着模仿,风气就会变得特别差劲了。”作为专业知识产权律师,赵虎印象中,郭敬明除了《梦里花落知多少》,其余作品陷入抄袭的争议较少,于正则会经常被指责有借鉴他人想法。

“其实郭敬明原创的东西很多,但一说抄袭就提起他呢?他红到现在,标签也贴到现在,”他认为,此次事件爆发,也是对业内人的一个警示,不要做抄袭的事,否则一旦抄袭,想揭掉标签就很难了。

污点能否洗掉

12月26日,《我就是演员3》延后播出一期,该节目是否会因为于正被抵制受到影响?记者向浙江卫视及网络平台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询问此事,截至发稿均未做出回应。

赵虎告诉记者,节目是否停播,关键要看合同的约定。“也不是说别人一抵制,就可以解除合同。除非合同约定不能出现什么情况。不然还是应该按照合同履行。”他说,也有一种可能,合同会把播放权约定给电视台,这时电视台播放也可以,不播放也可以,是电视台自己的事情。

对于此次抵制事件的发生,赵虎认为,无论如何,对整个行业反抄袭是一件好事。

“假如没人发声,不要求他们赔礼道歉,而是都学习他们,都抄袭,风气就变得特别差劲。现在至少对于净化这种环境是非常有帮助的。有这样的反对声在,以后其他的人再想抄的时候,会想到这个行业是反对这么干的,不鼓励这么干的。”

12月31日,郭敬明终于发出了迟到15年的道歉。他在微博上公开向庄羽进行了道歉,并且也向公众以及原创作者道了歉:对不起,我做了非常不好的示范,请大家以我为戒,拒绝抄袭,尊重创作。

郭敬明道歉后,于正也发微博向琼瑶道歉,他说,这份道歉现在才来,并非我不愿意承认错误,而是我缺乏足够的勇气。

谭飞认为,郭敬明这个道歉时机肯定有各种算计,包括马上新片入市,郭敬明新片排片会大幅缩水,这个道歉会成为爆点,可再给电影来一次强心针式炒作,但他认为对电影票房帮助不大。“无论如何,迟来十五年的歉意,对那些坚持要郭敬明道歉的创作者及各界人士而言是一种安慰。”

赵虎告诉记者,近几年,影视圈的抄袭事件总体还是向变少的趋势发展。他接触到的投资方,近几年也非常小心谨慎,避免抄袭的现象发生。此次于正、郭敬明被抵制后,他认为,投资方对于有过抄袭行为的人,可能会谨慎一些,不过,“光靠民间的力量不够。如果官方不禁止,几个人的抵制,架不住那么多年轻的少男少女喜欢”。